翻晒旧时光的人

—— 林改兰诗集《斑驳的时光》序

2020-04-20 10:13:21 来源:阳江日报

林改兰诗集《斑驳的时光》序

翻晒旧时光的人

—— 林改兰诗集《斑驳的时光》序

阳江日报

林改兰将她的处女诗集取名为《斑驳的时光》,这是别有意味的。它表明诗人是一个懂得回眸过往、咀嚼生活的人,也暗示着她对时间和岁月的某种缅怀和珍惜。英国诗人华兹华斯说:“诗是诗人情感的自然流露,它起源于在平静中回忆起来的情感。”这说明回忆在诗歌生成中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。

开首之作《旧时光》,或许就直接点明了诗人此次诗歌结集的用意:“取出那散发霉气的旧时光/放在太阳底下好好翻晒//你是时光里泛黄的旧书页/我用指尖轻轻翻阅/读你多愁善感的扉页/读你埋藏深处的心事//一颗颗潮湿的铅字从书页滑落/在阳光下纷飞成蝶//蝶儿停落在我的发梢/我把阳光掬满怀/明亮了往后的时光”。确然,存放在心灵深处的时光,若不时常拿出来翻晒,难免发霉生锈。因为过往的一切,都需要借助记忆和缅怀来重新擦亮,不然就将霉变甚至泯失。珍惜时光的人,就会将大脑沟回中存储的生命记忆,不时翻检出来,逐一兑换成发光的话语,排列成晶亮的诗行,用以点缀我们未来的生活。这也正是林改兰所追求和期待的:翻晒旧的日子,就将“明亮往后的时光”。

懂得翻晒旧时光的人,就是懂得珍惜时间和生命的人,也是懂得情谊和诗歌的人。客观地说,林改兰算是诗歌起步较晚的一位。导致其诗歌起步较晚的原因,一则因为她从教于一所中学,平时课业的繁重和作息制度的严格,耗去了她绝大多数的精力,以致阅读和写作的时间着实难以得到保障;二则在中学校园环境里,想找一个能一起谈诗论艺的同道或许并非易事。再加之日常家务繁忙并且照看孩子之必须,她即便早有追慕缪斯之心,但客观条件并不具备,因此每每会与诗神失之交臂。

好在她有缘加入到一些地方诗歌群体里,成了其中一份子,因此有了跟大家一起学习切磋、交流取经的宝贵机会。我认为,在诗人个体大量的阅读和不断的写作之外,诗歌创作其实是非常需要互相交流和彼此碰撞的。尤其对于起步较晚的诗人来说,只有通过频繁的交流、不停的碰撞、反复的切磋,我们才能从其他更有经验的诗友的提示和告诫中,迅速洞悉诗歌创作的奥秘,逐步了悟自我的不足与缺憾,从而在较短的时间提高自己的写作技艺。从这个角度上说,加入“湛江诗群”而获得诗艺大幅度增长的诗人林改兰,的确可谓幸运的宠儿。

翻晒旧时光的人,需要借助有效的记忆和想象,打开从前岁月的斑驳图影,抓攫到那些具有诗意的精彩片段,从而将其铺衍成诗行。在林改兰的诗歌中,凡是那些有效发挥了记忆的功能,大胆展开了想象翅膀的作品,都可说是散发着可喜的艺术光亮,具有一定美学魅力的。比如《大寨的月光》:

    

那是白昼披了面纱

温柔下来的样子

明亮、澄澈

我能看见自己小小的影子

远方的山岭、草木在打着瞌睡

若隐若现

田野里的禾秆垛排着队

交流着对月色的看法

我们走在白色的小路上

去看乡村电影

仿佛那电影也是月光投影成的

或者围坐在一起

看月光落在谁的身后

捡起了手帕,月色在歌唱

有涓涓细流穿向远方

或者我们把她披在身上

遥望看不见的冲口河

幻想城镇的生活

    

这首诗中的“大寨”,并非是“农业学大寨”那个有名标语里的“大寨”,而是诗人在那里出生和成长的小村落:广东省阳春市岗美镇河邦乡大寨村。曾经居住的地方,那里的月光有多美,有多亮,一般人并非知晓,只有诗人知道,只有诗人的感觉和记忆知道。诗人对“大寨的月光”所作的诗意描述,显然是依靠自身的感觉和记忆,从旧时光里抽绎出来的美好储存。诗中所述,无论是白昼“披了面纱”温柔的样子,还是田野上谈论着月色的禾垛,以及在月光下游戏的孩子们,无不让人目睹乡村世界的甜馨和妙美。而这些美丽情景的现身,是诗人借助记忆的打捞和想象的展开所创设出来的。

常识告诉我们,在人生的行旅中,我们将经历很多的岁月和事件,但记忆不可能将我们经历的所有事项一一记住,也不可能确保所有记忆的事物都与过去相符。也就是说,我们的记忆中,既有对过往生活的如实录写,还有对过去岁月的有意选择、组合与合理联想、想象。总之,一切的记忆都不会是客观事实的全息曝光,而是真实与想象的交汇融合,这使得所有的记忆并不一定完全符合客观史实,但记忆这种虚实结合的事物,却无意之间彰显出诗性的特质,闪烁着艺术的光亮。因为美好的诗歌,往往也是虚实相生的艺术。

在林改兰对过去岁月的记忆与书写里,既有对心灵中瞬间悸动的抓取,如《雨日》:“一滴雨纵身一跃/没入黑暗/如照片里的二十年/怔怔发愣/一转眼/消失得无影无踪/有什么是久长/把陌生城市变成熟悉的思念/在此刻的风中呜咽”,也有对难忘的物事人情的敞现,如《母亲》:“香芋叶摊开春的手掌/托举晶莹的梦/菜椒红了脸/提着灯笼/寻找雨水的脚印/豌豆苗已顽皮地爬过篱笆/有风拂开母亲眉前的刘海/凝神微笑/年轻的母亲/你在想些什么呢?”再如《豌豆花》:“瘦削的篱笆扶起蜿蜒的美/春天不断更换衣裳/你独好那面绿色的旗/在熹光微醒的时刻/飞翔的梦长出了羽翼:白的,紫的/你与造访的蜂蝶共舞/心存感激/天空有你向往的蓝/你仍愿长成一弯绿色的新月/所有的心事都粒粒裹在怀里/化为人们唇齿间的清香”。在上述诗章中,无论是雨日里“怔怔发愣”的女子,还是“寻找雨水的脚印”的母亲,以及有着蜿蜒之美的豌豆花,无不是诗人记忆中复现的充满诗意的部分,都给人留下难忘的印象和不尽的回味。智利诗人维多夫罗说:“诗歌创造必须从生活中寻找素材,然后加以改造,使之具有崭新的独立的生命。”这里所谓的“生活”,既指现实生活,也指内心生活。而诗人所依赖的记忆,是将现实生活和内心生活统摄在一起的。因此,打捞记忆而凝成诗意的描述,正是诗人“从生活中寻找素材”加以艺术表达的结果。

不得不指出的是,林改兰的诗歌还有少数作品,由于过于拘泥于现实的写真,没有适当从现实中跳脱出来,从而在实写的现实之中,有效添设虚化的想象的内容,因此诗歌的审美弹性还显得不够充分,其韵味也有所欠缺。不过,从另外的角度来看,这也意味着,善于翻晒旧时光的诗人林改兰,她的创作还有很大的发展可能与提升空间。

    

《斑驳的时光》

林改兰/著

四川民族出版社

    

展开阅读全文

网友评论

更多>>
点击右上角打开分享到朋友圈或者分享给朋友
知道了
玖玖棋牌APP下载 必发彩票开户 贵州快3 吉林快3代理 必发彩票开户 大金彩票开户 58彩票开户 上海11选5 智慧彩票投注 湖北11选5开奖